感言

Interview with LG

When organizations manage Roles and Responsibilities in Stages by defining roles and mapping them to responsibility for activities, it becomes clearer what information is needed for work.

Lee Hak-Jun, Principal Process Architect

Interview with APTIV

We decided to use Stages to address several key pain points like Automotive SPICE or disconnected processes … It really transformed the way we approach our process design.

Wayne Johnson, Global Program Management Process & Systems Manager

Interview with DENSO

I use Stages to help me navigate through the process … and be able to quickly go and pull out the templates I need to be able to do my work.

Pa Vang, Manager Engineering Process Group

Interview with DENSO

Stages helps me and my engineers to work better as a team. When someone contributes to a process on one end, you can have it released to the end users overnight.

Ievgenii Vasiuk, Engineering Process Group

通用汽车访谈

Stages 通过在一个正式系统中获取我们所有的知识和所有流程元素,极大地帮助我们进行了改进——并且所有这些都相互关联。它有助于让我们摆脱对管理单个 Excel 文件和 PowerPoint 文件的流程的旧思维方式。

Nick Wilmot, General Motors, 业务流程主管

西门子访谈

Stages有效地让人们联合起来,协调我们的流程,并为我们的工程师定义一种最优的高效的工作方法。

Shamron Awwal, Siemens, 高级流程工程师

霍尼韦尔访谈

我们己将Stages作为所有工程设计流程的平台。

Kyle Gehan Honeywell Aerospace 高级经理

大陆汽车访谈

当我执行Automotive SPICE®评估的时候,团队用Stages来证明他们是如何良好执行评估工作的。

James Greenfield, Continental 高级流程和评估顾问

通用汽车访谈

Stages对于我的工作来说是一个珍贵的工具,因为通过使用它,我可以观察到产品生命周期的每一步骤。并且我可以在那里找到所有需要的文件。

Travis Foust, General Motors 算法设计开发工程师

大陆汽车访谈

Stages 通过在公司内建立完善体系的通用术语和成熟的模型来实现通用产品生命周期。

Harald Wilhelm, Continental 北美。 流程和标准总监

采埃孚访谈

Stages 帮助我们去思考如何精简我们的流程,创建更多的分支,以便于更加容易地建模并将他们连接到其他流程中。

Jason Hall, ZF 工程质量经理

通用汽车访谈

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关于关系和大家互相学习的意愿…. 我们总是在做一些交流,而您(Method Park)总有一些新的想法。我很满意,您是我们最好的供应商之一。

Craig Brown, General Motors Company. PLM 领导

埃森哲访谈

我们的客户正在开发非常复杂的系统。 Stages使他们能够定义其流程并和全球的工程师协调工作。

Drew Bailey, Accenture Consulting 顾问经理

Stages是一个很伟大的工具,它将不同的元素组合在一起,是流程和谐运作的基石。

Jeffrey Brehm, Accenture Consulting 常务董事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访谈

Stages 帮助系统工程设计部门定义可以使我们的流程更高效的机遇,并且辩认一些在基于文件的流程中无法识别的漏洞。

Teresa McCarthy, Lockheed Martin, 质量掌控工程师 高级航天航空

耐世特汽车访谈

在传统的职能企业经常会有孤岛结构。通过stages我们可以理解到群体之间的依赖性,以及他们对互相的输入输出的依赖程度 。

Shriram Patki, Nexteer Automotive , 工程经理